优优优乐美奶昔

关注我的话请点开❤
优优/优乐美
文画cos三修
空间段子手
主凹凸,过激卡米尔吹
cp向是雷卡/安卡/安艾/帕佩帕
微雷安雷安
其他没什么特别雷点我谁都喜欢
企鹅849869433欢迎k列讨论脑洞
资料背景是本人

绑画闲人
对象是柠夏@柠夏dudududu


头像是 @一盏橦茶叶乔安老师给自己画的人设

【雷卡abo】羔羊(1~2)

杀手a雷x杀手o卡
第二章是车
一时兴起写的破文
第一次开车,可以说是非常不好吃惹
不嫌弃的话请继续↓



part1 但只要一刻,就这一刻,尚能喘息存活

  雷狮第三次看到那个人,乌黑的秀发同他身上的黑色西装是同样的颜色,偏偏围着一个红色围巾将大半面庞遮住只露出那双似海般深邃的眼睛。第一次看见他时他和一个年轻男性坐在最角落的位置,男人将名片递给他然后滔滔不绝了很久,他只是时不时点点头,从雷狮这个位置也听不见说了些什么,最后男人兴高采烈地伸出手时,他像没看见一样起身离开,留下男人尴尬地停留在远处。第二次是他自己来的,和上次一样的正装,在吧台处和店长鬼狐交谈了几句,在得到鬼狐表示同意的笑容之后走掉了,途经雷狮的位置,用深不可测的目光与他对视力了一秒后走向门口。
  “认识?”桌对面的银爵目睹了全程,
  “不认识,觉得挺有意思的。”雷狮将视线从门口转回来,“你知道他吗?”
  “不知道…毕竟看不见脸。”银爵摩挲着下巴回答,“不过红围巾的话,我倒是听说过最近频繁出现的一个新人杀手也是这打扮。”
  “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啊,我也是听说。”银爵耸了耸肩。
  “或许我能问问鬼狐?”
  雷狮说着,想到刚刚从自己身旁走过的人,总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好奇心随之被勾起。
  “得了吧,你还不知道他的原则?这可是中立酒吧,他要是告诉你了才有鬼。”
  雷狮当然清楚这的规矩。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常年保持着绝对的中立,任何来过这里的任何顾客的任何信息都被店长鬼狐死死锁在嘴里,谁都不可能从他嘴里撬出来一丝一毫。在这,只要给予足够的好处,任何行径都是被允许的,所以上最佳,同样最危险的交易场所。
  这事就这么撂在了一边,可雷狮万万没想到,自己与他的第三次见面是在这般情况下。
  
  他受雇保护一位走私毒品的老板,伪装成侍者侯在包厢的门边。交易过程很顺利,结束后沙发上的两个中年人都喜笑颜开,接下来的喝酒作乐环节雷狮见怪不怪,但当点名叫来的陪酒推门而入时,自己的心脏还是漏了一拍
  ——是之前两次见到的那家伙。
  但这次他没再穿那套正装,身着的是一套在令人欲望爆发的边缘徘徊,可以说是色气至极的制服。黑色的短裤仅恰好包裹住紧实的臀部,前段若有若无的隆起,底下露出光洁的长腿,脚上踩着一双黑色的坡跟皮鞋,上身的白色里衫外套了件修身的黑色西装马甲。看起来和店里的其他服务生是同一个系列的,想到这,雷狮自心底赞美了一下那阴狠狡猾的狐狸。
  对方看见雷狮时愣了一瞬间,很快便恢复了镇定。这次他没有围那条红色围巾,短暂的惊愕表情被雷狮一览无遗。雷狮这才发现这家伙竟然脸也生的俊俏可人,如果不是他身上还别着把刀的话,他绝对会在事后和他交个“朋友”。
  嚯,银爵说的没错,同行啊。
  雷狮在发现他胯骨处和一片难以察觉的突起后,几乎是一秒就判断出来了那里是藏这个什么东西。他眯了眯眼睛,看着这位小同行面色平淡地靠在自己雇主的身边,无视了在自己腰间游离着的油腻的手,一言不发地给人倒酒。隐隐约约的空气中的甜腻气味被他发觉。
  信息素?
  两个贩毒者都是beta,不可能释放信息素,难道是……
  雷狮看向那位小杀手,确定了这股奶油里混着清香的味道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后,愈发觉得有趣。
  竟然是个omega?
  omega性别做这种工作的并不是没有,虽然大部分都omega体质偏弱,能力不能与alpha和beta相比,但不缺乏个例,凤毛麟角的omega能克服性别带来的这些障碍,有的甚至强过大部分alpha。并且能将劣势转化为优势,omega的信息素总是能安抚人的情绪的,beta即使能闻到的远不如alpha和omega自身,但多多少少会受些影响。alpha信息素会给人以压迫感,相对的适量的omega信息素能降低一般人都警惕,似乎是发出“我很无害”的这种信号般。
  一个omega杀手,散发着足够让人放下警惕的信息素,身上还带着武器主动贴近某人。用头巾想都知道他要干什么。
  好在无论多么强大的omega,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瞬间属于优等alpha的信息素弥漫整个房间,浓烈的酒精味将甜香气味冲散。他看见那小omega颤抖了一下,撇过一点头瞪向雷狮,那蓝色的眼在苍白的皮肤上显得有些骇人。
  雷狮可不会被这种东西吓到,毫不畏惧地带着恶劣笑容瞪回去。一直这样用信息素压制的话,那小子迟早崩溃,到那时不说能不能完成刺杀任务,要是一下子没克制住omega的本能,恐怕自身都难保。
  如果真的变成那样的话,雷狮不介意出手“相救”一下。但他清楚这小子可不会这么放任着时间流逝,他绝不可能认命成为待宰羔羊。至于为什么,雷狮想应该是直觉吧。因此他更感兴趣的是这个杀手后辈在悬崖边会做出怎样的挣扎。
  雷狮的这位愚昧雇主扔不知道自己早已命悬一线,一边与身旁的omega谈笑,一边将手不怀好意的在人身上乱摸。杀手勉强忍住因为信息素而造成的躁动,表情依是平淡,没事是的附和着中年人的话语。
  啧,看着有点不爽。雷狮皱了皱眉头,有种小时候想要的玩具先被兄长动了一样的感觉。
  那只图谋不轨的手从腰上移到脊梁,然后缓缓下移,在马上贴到臀间时,那小陪酒突然摔掉手里的酒杯,巨大的声响吓得这老油头立马将手收回,前者以极快的速度抽出藏在里衣的匕首,待后者反应过来时,一把锋利的刀刃已经对准了自己颈处的要害。
  “不…不要杀我……”那人结结巴巴地求饶,将视线转向自己花大价来保护自己的杀手。
  而在刚刚那短暂的几秒钟,雷狮也迅速做出反应,几乎同时把枪口对准了拿到架着自己雇主脖子上的那小杀手的脑门。空气顿时凝固,雷狮眼底带着十足的笑意,两个人带着各自复杂的心情对视。
  
 紫红的惊雷凝聚成利刃,破开惊涛骇浪的大海
  
  “你叫什么名字?”雷狮扬起自信的笑容,两个人都知道,这场短暂的游戏,已是以雷狮胜出为结果而告终。
  “卡米尔”他回答道,语气里不带有任何一丝对死亡的畏惧。
  有意思。这小子太讨雷狮喜欢了,尤其是这性格,就如一头小倔狮子。
  那个中年人对雷狮而言只是一沓无所谓的钞票,死不死其实对他而言没有什么影响。但卡米尔就不一样了,他抓到的只是连人质都算不上都鸿毛,如果雷狮不在,这鸿毛将会值千金,可现在自己的小命都要搭出去了,要千金又有什么用?
  “哦…卡米尔是吧?你知道我是谁吗?”
  “…杀手排行榜第四的雷狮”
  “很聪明嘛。”雷狮用空着的手摸了摸下巴,“我喜欢你,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
  卡米尔捕捉到了这话里隐藏的信息——这是生的希望,他暗淡的眼睛里顿时又恢复了些许光泽。事到如今,保命要紧,他无奈只得点点头。
  “很好,但我雷狮不会做亏待自己的事,所以…”他笑着,将枪口从卡米尔身上移开,停在了另一面沙发下企图趁乱逃跑的另一个毒贩身上,“我一枪崩了他,我们俩的雇主全都上西天,这样我们的任务都算失败——扯平了。”
  确实是个好主意,但这不算交易的内容。
  “我放你一命,然后你答应我一个要求,很简单吧?”
  说得轻巧,这所谓“简单要求”,天知道会不会让自己身败名裂啊。卡米尔暗自想着,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那成,我数三个数,我们一起。”雷狮得逞地笑了,不顾在刀刃和枪口下的两人的拼命嘶吼,“三,二”
  “一!”
  一声枪响,两个人头落地,方才还在挣扎的人一下子没了动静。血溅了卡米尔一身,他随手擦了擦脸上的几滴血迹,抬眸问道。
  “然后呢?”
  雷狮把枪揣回去,径直走到卡米尔面前,他比卡米尔高了一头多,所以弯了点腰。丝毫不在意对方手上还拿着扔滴着温热的血的刀,抬手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直视自己,并用拇指轻轻蹭着人的皮肤。雷狮将获得战利品般的笑容完完全全展露在卡米尔面前。
  “和我上床,以后跟着我做事,怎样?”

part2  紊乱的呼吸,慌张不已,心跳加速

一切都太出乎卡米尔的意料,从他进门看见雷狮时,他原本周密的计划一下子就乱了套。虽然知道刺杀对象也可能聘人应对危机情况,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人竟然是雷狮。
  自由散漫,不受拘束,为所欲为,心狠手辣,他从其他人那得知的有关雷狮的评价大抵如此,但他确实有这样做的资本,在圈内人尽皆知的排行榜上排名第四,身手了得,样貌出众,精通各种乐器,简直强的不可思议,想让他办事,仅献出钞票可请不来。卡米尔在认出他的一瞬间就做好了死在这的准备。和雷狮杠上,九死一生,可这一生的方法还偏偏是这种难以启齿的方式。
  就如现在自己带着一身血腥味被压在床上一样。
       【车链接走评论】
       【车链接走评论】
       【车链接走评论】

  
  
  
  
  

评论(41)
热度(311)

© 优优优乐美奶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