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优乐美奶昔

圈名优优,主凹凸,卡厨过激雷卡吹

【雷卡】我喜欢你

现pa
小学生文笔巨ooc慎入
没车,不污
除了雷卡之外没有其他cp了






“大哥,我喜欢你”

卡米尔涨红了脸,拉低的帽檐和抬高的围巾遮住了他大半张脸,声音颤抖着却无比坚定。
简单的六个字,却拼上了他二十二年来所有的勇气。
他不敢抬头看雷狮的脸,他害怕和雷狮的眼睛对视,那双眼睛,是在卡米尔儿时就把他拉进漩涡的黑洞,越来越深,越来越深。紫色,狂妄中带着些温柔的紫色,是放荡不羁无所畏惧的闪电,也是兄长的保护与关心。

小雷狮牵起了小卡米尔小小的手,有些迟钝地抹掉他满脸的泪水。八岁的小男孩给他一个温柔的笑容。
“别害怕,有大哥在”
五岁的孩童头一次体会到除了母亲之外的人带给他的温暖。然而前者正安详的躺在铺满花朵的水晶棺里,就在卡米尔的眼前。
卡米尔吸了吸鼻涕。
“嗯…嗯”
虽然是这么回答了,但哭的更凶了,卡米尔一边用袖口擦拭着眼泪一边停不下来地哭泣着。半蹲在前面的雷狮一下子就慌了,他有些措手不及,过了一会搂住了卡米尔,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在他耳边轻轻说着。
“不许再哭了,大哥以后会保护你的,所以不许你在别人面前哭”
“好…好的……大哥”
这是两个人的第一次相见。

之后卡米尔住到了雷狮家里,小卡米尔不爱说话,也不爱和其他孩子一起玩。沉默地不像一个孩子,总是一个人坐在书柜下安安静静地看书。过于低调的态度,导致他被贴上了“好欺负”的标签。家族其他的孩子们总是对他这个私生子拳打脚踢。
直到一次雷狮发现了一身伤痕,还浑身湿透的他。
“怎么回事?”
“不小心掉进水里了…”
雷狮咂了咂嘴,皱紧了眉头,一下子狠狠地把脑门撞在了卡米尔的脑门上。疼地卡米尔惊叫一声。
“痛不痛?”
“痛……”
“再问你一遍,怎么回事?”
卡米尔没办法,垂着头把一切都告诉了雷狮。在那之后,卡米尔就再也没有被欺负过。还被雷狮强行拉着和雷狮住在一个房间。

两个孩子从小就睡在了一张床上,形影不离,雷狮到哪卡米尔就跟到哪,雷狮想干什么卡米尔都会给予支持和帮助。
但由于两个人的年龄差,他们俩的初中和高中都不能在一起,但好在初中部和高中部就挨在一起,只隔了一面墙,两个人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午休时雷狮还会翻墙到初中部给卡米尔带好吃的。
“哇!那不是高中部的雷狮学长吗?怎么跑到初中部来啦?”
雷狮是个响彻初高中部的知名人物,长着一张无可挑剔的帅脸,平时随意自由经常逃课但是学习好得没话说,迷妹无数。雷狮午休时翻墙过来给卡米尔送甜品,卡米尔就坐在靠窗的位置低头做题,雷狮过来敲一下他的脑袋。
“学傻了可怎么办?”
然后把蛋糕盒子放在卡米尔的课桌上,再和卡米尔聊几句就扬长而去。三年都是如此,久而久之,同学们都习惯了雷狮出现在初中部,老师也当做没看见。
这对兄弟关系好的离谱,同班的紫堂幻每次看见他们俩都会摘下眼镜抹眼泪。

雷狮大学后就到了外地,那两年一直都没有回来过,卡米尔拼命学习跳了一级考上了雷狮的大学。成绩公布的第二天就坐上了去往他乡的飞机。雷狮在机场接到他,摸了摸他的脑袋。
“辛苦了”
卡米尔把脸埋进围巾里浅浅地笑着。
两个人在外面合租房子,雷狮在鬼狐开的酒吧兼职收了帕洛斯佩利做小弟,卡米尔在学校不远的面包店兼职,认识了工友凯莉还有凯莉的一帮朋友。
雷狮下班后就顺路把卡米尔也接回去回家。
他第一次去接卡米尔的时候,凯莉和卡米尔站在门口在说什么。
雷狮把车停在马路边鸣了两声笛提醒卡米尔自己已经到了,然后摇下了车窗。
“哟,你男朋友?”凯莉看见了车里的雷狮,咬着棒棒糖调侃卡米尔。
“不是,我哥。”
卡米尔平淡地回答,但卡米尔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他在心里回答“是的”
意识到自己有这样想法的卡米尔赶紧晃了晃脑袋。
不可以,那可是大哥啊。

学习和工作一并进行,虽然有些辛苦,但雷狮和卡米尔都很满足这样的生活。直到雷狮毕业那年,家族的公司出了大事,他不得不去国外一段时间,雷狮原本开个以海盗为主题的酒吧的计划也泡了汤。
这一去,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回来的,可能要好几年,这就意味着卡米尔几年内都不会再见到雷狮。
在雷狮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卡米尔去了酒吧,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酒。
他不擅长喝酒,平时也不喝酒,喝着喝着就哭了。
然后他想起来雷狮不允许他在外人面前哭的约定,赶紧抹了抹眼睛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巧的是,他不知道凯莉正带着一帮人在隔壁包间里面喝酒玩游戏,正好被出来透风的凯莉撞见。
“哟,我们的面瘫小冷男这是怎么了?一个人在这喝闷酒?”
“没事……”
“你说这话连金那个傻子都不会信,唉…算了,我是拿你没辙,我叫你哥过来吧。”
一听这话,卡米尔急了。
“不行!”
凯莉从包里拿出来手机的手停住了,她又放了回去。
“像你这种明明暗恋别人自己却又不承认的我最没办法了…”
她留下一句话离开了。
卡米尔呆住了。
自己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喜欢大哥呢?
别傻了,卡米尔,那可是你大哥啊,你最最敬仰,最最崇拜的大哥啊。
卡米尔在心里对自己说着,他很清楚,自己喜欢的大哥如果不是以同样的心情看待自己,他会痛苦万分,与其这样,还不如让这愚蠢的感情从脑子里消失。
但他不知道,这份感情不仅仅在脑子里,它早已在心里生根发芽。除非心脏停止跳动,它都不会消失。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腕把他从位子上拽出来。
他抬起头,看见的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雷狮。
“有意思吗?”雷狮质问着他。
卡米尔咬咬牙甩开雷狮的手,这是他第一次违背雷狮的意愿。
后者显然有些意外。
“跟我回去。”
“大哥……”卡米尔开口想要说什么,但他发现他似乎没有什么可说的。
“我再说一遍,跟我回去”
卡米尔终还是迈开腿跟着雷狮上了车回家。一路上两个人都不说话,进了家门卡米尔自暴自弃地把自己锁进了屋里。
然而这没有什么用,雷狮有卡米尔房间的钥匙。
“你最好解释一下为什么”雷狮居高临下地站在卡米尔身前,坐在床上的卡米尔把脸扭到一边不回答。
“行啊,长大了翅膀硬了?连你大哥的话都不听了?”
雷狮生气了,那是最坏的情况。
他掐着卡米尔的两颊扳过他的脸强行让他抬起头来看着自己。
在卡米尔把表情露出来的一瞬间,雷狮愣住了。
他哭了,大海一般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两行晶莹的泪从眼里滑出来,滑过脸颊,落到了雷狮的手指上。
“怎么了?怎么哭了?”
雷狮把语调降低了几分,尽量让自己显得温柔一些。
“我不想…不想让大哥走……”
雷狮放开了夹住他脸颊的手指,抱住了他。
“大哥又不是不回来了…”
“但是…我…”
喜欢大哥,想和大哥一直在一起。
卡米尔脑内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一行字。
说出来,说出来
快啊,马上就要分开了,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快说出来啊!
“我喜欢大哥,想和大哥一直在一起…”
他用小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出来了,但雷狮还是听的清清楚楚。
雷狮没有说话,松开环住卡米尔腰部的手,把卡米尔按倒在床上。卡米尔是坐着的,想要按倒他轻而易举。
雷狮的唇附上了卡米尔的,他轻松地把舌头伸进对方的口腔内。卡米尔尚未经历过这种事,有些手足无措。
这时雷狮松开了嘴,似乎是察觉到了卡米尔的慌乱。
“别害怕,放心交给大哥就行。”然后又重新吻上去。
于是卡米尔闭上眼睛,任意雷狮在自己的身体上肆意妄为。

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褪去了,白皙地颈部被留下了一个个粉红的印记,有些痛,但是卡米尔很乐意雷狮在自己身上标记。
那一夜卡米尔的脑子里除了雷狮再没有别的。
想让雷狮触碰自己,想让雷狮支配自己……他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了雷狮。
两个人的身体交织、融合,上面人的进出弄的卡米尔眼泪止不住往下掉。
雷狮付下身吻掉了他眼角的泪珠,用使人心安的声音在他耳边低语。
他说了什么,卡米尔不记得了,只记得他说完之后,自己的嘴角轻轻地上扬,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痛,很痛,卡米尔开始只有这样的感觉,他很想快点结束。
如果是大哥的话…就没关系
他这么想着,后来痛感慢慢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快感。
卡米尔舒服地快要死掉,脑内一片空白,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都没有意识,只是很开心很满足,因为把他搞成这副模样的是雷狮。
发泄之后卡米尔没了力气,窝在兄长的怀里喘气。
雷狮又说了些什么,卡米尔听后点了点头。
自己面红耳赤的模样只能给雷狮看
自己的娇/喘呻/吟只能为雷狮所听
自己的心,自己的身体全部都是属于雷狮的……

“好的,大哥”

雷狮坐上飞机去往异国,一去就是三年。期间两人经常会打电话或者视频聊天,但总没有互相拥抱在一起要真实。
对了,雷狮那晚没有给他答复。
他没有给卡米尔说“我也喜欢你”这样的话。
是不是给卡米尔留了个念想?
卡米尔突然有些害怕了,万一雷狮只是想打一炮呢?说不定在他不在的地方雷狮会对别人说“你是我的”这样的话?要是他回来的时候已经定亲了呢!?
越想越糟糕。
——大哥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
最后卡米尔还是这样安慰了自己,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三年,一晃而去,卡米尔在飞机场上焦急地等待着雷狮的出现,他激动的前一晚上甚至没有睡着觉。
“卡米尔,我回来了”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身影出现了。
“有没有想大哥?”
“嗯”
卡米尔走在雷狮的旁边,平淡地回答。
“想我的话给个抱抱?不然谁看得出来你想大哥了嘛”
雷狮笑着调侃着卡米尔,他也没指望卡米尔真的能抱抱他。
卡米尔犹豫了一下,松开了帮雷狮拉行李箱的手,环住他的脖子拥抱住了雷狮。
雷狮显然很吃惊,但反应过来之后也用手搂住了卡米尔。

“大哥,我喜欢你”

卡米尔涨红了脸,拉低的帽檐和抬高的围巾遮住了他大半张脸,声音颤抖着却无比坚定。
雷狮笑了笑,抬手拿掉了卡米尔头顶的帽子,低下头吻上了卡米尔的唇。
“就等着你这句话呢”
他眯着眼欣赏着卡米尔可爱的表情,从衣兜里掏出来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

“我也喜欢你,卡米尔”


数年之后,凯莉邀请了一帮朋友去聚餐,卡米尔就在受邀名单里面。也是很多年没见了,卡米尔不去不太好意思,并且他还欠凯莉一个人情。
“电话的事…非常感谢”
那次卡米尔喝醉的时候,把雷狮叫来的应该就是凯莉。
“哦你说那个啊~举手之劳”
凯莉注意到了卡米尔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要还人情的话,等下次你邀请我参加'聚会'的时候再说吧。”

评论(3)

热度(116)